位置:首页 > 军事报道 > 正文 >

新泰市将军堂村支部书记涉黑村霸令人胆颤

2021年03月03日 16:19来源:开心网手机版

  实名举报:山东省新泰市龙廷镇将军堂村 巩振财。

  身份证号码:370920195402266073

  联系电话:17864865358

  被上访人:山东省新泰市龙廷镇将军堂村党支部书记杨永义。

  电影电视里,特技演员找替身,是为了保护演员的人身安全,但在山东省新泰市龙廷镇将军堂村,持猎枪杀人案也能找替身,这是发生在如今依法治国,法律健全的国度里,发生在山东省新泰市龙廷镇派出所骇人听闻的李代桃僵的顶包案!

  从古到今人们都知道人命关天的道理,但在山东省新泰市龙廷镇将军堂村党支部书记杨永义,把真凶杀人的杀人犯,用厚厚的保护伞罩住,随便抓一个拿气枪打鸟的无辜农民李代桃僵,糊弄当事人了事,观此案,新泰市养黑护黑的根有多深,保护伞有多大,观此豹可见一斑。一名执政村书记的一把手,能左右一个无辜的生命,也可以让一个杀人犯不受法律追究和制裁,“一霸手”的能耐和权利有多大,令人心寒如冰。

  “新泰市遍地是黑!”这句民间口头语。不管是在新泰市本市民间,还是在周边的临沂、蒙阴、威海、日照和济南的莱芜钢城等城市,只要谈起新泰市不打黑的话题,那是谈新色变。新泰市不扫黑早已是不争的事实。以新泰市张晨黑恶势力集团为例,涉黑人员不仅漂白了身份,走上政府机关领导的岗位,更是披上了全国劳动模范、市级政协委员的华丽外衣。张晨黑恶势力集团覆灭后,因关系网庞大,也拔出萝卜带出泥,掀起了新泰市官场和政法系统的“大地震”;新泰市有37名政府的保护伞被“牵出”,观此案,新泰市的地方保护主义可见一斑!

  有句俗话说的好:“捉不净的虱子,逮不净的贼”,张晨黑恶势力案子刚刚落定尘埃,新泰市龙廷镇将军堂村党支部书记杨永义家族式黑恶势力集团竟持枪行凶灭杀举报人,其黑恶手段不仅高于张晨,残忍程度也令张晨汗颜。在执政村党支部书记兼村主任20多年的时间里,把村集体的土地、树木、财产伐光、卖光。积累了上千万的资金,除了中饱自己的私囊外,给现任的新泰市政法委书记打点了不少好处费。有了这棵大伞,杨永义更是有恃无恐,枪杀掠夺,强奸妇女,无恶不作,成为龙廷镇将军堂村无人敢惹的一名涉黑村霸!!!

  因为举报人巩振财的举报杨永义的违法犯罪行为,惹怒了杨永义,为了扫平自己贪腐路上的绊脚石,为了让上访人巩振财永远消失,2020年10月13日晚上22时30分左右,雇人悄悄来到巩振财承包的苹果园,照着睡觉巩振财的头部开了两猎枪(掺有铁砂子)。借着杂草丛生的苹果园和夜色逃离现场。换做谁都不敢相信,在习主席依法治国的今天,朗朗乾坤,作为村支书竟雇凶持猎枪结束他人生命,其胆大妄为的任性态度,让人喉咙里喷血。从案发2020年10月13日到今天的12月28日,时间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公安部门至今破不了案,在卫星监控、天眼监控高科技遍布乡村、公路的当今,一起骇人听闻的持枪杀人案竟然破不了,是公安干警的无能,还是杨书记黑恶势力之大?这里面的内情也许只有龙廷镇派出所的民警知道吧?!杨永义在村里扬言的黑道白道都有人的说法,看来不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举报事实与理由:

  一、举报信落到被举报人手里 举报人被村书记列入射杀黑名单

  我是山东省新泰市龙廷镇将军堂村一名66岁的普通村民,因为村党支部书记兼村主任杨永义执政村干部位子18年,贪污、侵占、私分村集体财产达上千万,因看不惯他的家族黑恶势力,上访人曾在2019年5月份实名举报村党支部书记杨永义的违法犯罪事实,上访信转到龙廷镇政府后,龙廷镇政府查来查去,最后竟推脱说,杨永义的违法行为不属于我们管,你们应该到自然资源和林业部门去举报!这也同时激怒了杨永义,竟然村里还有人敢告我?为以后的枪杀上访人巩振财埋下了伏笔。

  杨永义,兄弟5人,他排行老三,像他这样兄弟多的家庭,没有人敢惹的,更何况他们兄弟五人,恶行村里,有权有势早已使村民闻名而心颤。1999年3月,杨永义用贿选手段,走上了村支书的岗位,杨上任之时正值各地大兴美化、绿化之际,城市绿地和城市公园,为了得到一棵“事事如意”“事事红火”的柿子树,不惜花重金,到农村的大山里购买移栽。村党支部书记杨永义感到发财的机会来了,把村里百余棵百年柿子树、银杏树,雇佣他自己信得过的村民卖到城里,一次在偷挪柿子树之际,被村民曹玉仁碰到,曹玉仁声称要到林业局举报,听到有人要找事,杨永义匆匆从家里跑到山上,阻止曹玉仁闹事,杨永义怕把事情闹大,当场承诺曹玉仁,免去了其承包种丹参土地的承包费,经过讨价还价,现场给了曹玉仁6000元的封口费。在利益驱使下杨永义偷卖村里的柿子树更加有恃无恐。先后得赃款几十万元,并塞入自己的腰包。

  二、拉帮结派培植壮大自己黑恶势力   为以后欺压、打压村民铺平生财之路

  杨永义至今担任着村党支部书记,兼职村主任,可为大权在握。1967年出生的他,曾为躲避计划生育,逃到新泰市一处煤矿内谋生。因为他胆子大,心狠手辣,因此被抢夺煤炭生意的老板看中,他亲眼看到煤老板黑恶势力带来的滚滚财源。他更深知顺我者昌的道理。

  2002年3月份,上任村支书3年后,村主任到了换届之际,因为有村民发表了不同意见,公然在大庭广众之下,雇佣黑社会打手6人将提意见的曹安仁用石头砸伤头部,致使曹安仁住院20多天,杨永义不仅没有报销曹安仁的医疗费。而且杨永义的大哥杨勇更是猖狂至极,在村中的大街上,狂发豪言“人们都叫我杨百万,这个不错,老子有的是钱,为兄弟花个几十万买个书记干干,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村霸、黑恶气焰令人喉咙喷血。

  为了壮大自己的黑恶势力,村支书杨永义更是任人唯亲,把其五弟杨永生纯属地皮流氓,盗贼发展成为党员,并且杨永生前科有档案,杨永生曾在周边的十里八乡偷鸡偷羊,弄得村民人心惶惶。因为杨永义的屁护,后来越偷胆子越大,竟发展到用吊车偷牛,被临县的蒙阴县公安局抓获,为了捞出弟弟杨永生,杨永义通过贿赂的手段,使其重罪轻判,仅判了个监外执行的缓刑(至今还在缓刑期间,而且还保留了党籍)因为有杨永义的靠山,杨永生仍然参加组织生活,令人瞠目结舌!

  在杨永义执政的18年时间里村里发展党员,无一不是他的亲兄弟、叔兄弟和亲信。村民杨士奎曾作为党员发展对象考核一年,因为杨永义曾向杨士奎口头承诺过让其发展成为党员,可在转正之时,杨永义向杨士奎索要8000元的介绍费,并声称这个钱不是我自己要,现在都实行这个,如果是外人,没有10000元都办不成,因为杨士奎无钱支付这个费用,随后,杨永义把这个党员名额卖给了他人。杨永义为了巩固自己在村里的统治地位,每年的春节,他都拿出村里的公款,给党员送钱送物,利用各种手段收买党员。

  三、利用自己职权和家族黑恶势力大肆抢占村集体土地

  龙廷镇将军堂村,1590口人,原有集体土地1300亩,这其中不包括山林地,村民原来每口人平均占有一亩多,可耕良田,原人均600平方米,现在被杨永义连抢占加拍卖的每人不足300平方米。杨永义兄弟5人,老大的户口不在家。仅杨永义兄弟三人,就以承包为幌子,霸占了村里可耕土地达50亩之多。大多是包少占多获得。除此之外,他大哥杨勇还在村中最好的位置圈占了一座17.6亩的深宅大院。三弟杨永生也圈了15亩多。其中豪华程度占地面积让以前的大地主都感到汗颜。杨永义还以建村幼儿园为名,圈建大片土地盖起了一处幼儿园,实则是为自己达到长期霸占的目的。不仅如此,杨永义还在新泰市内的楼盘里购买了三套楼房,并在村里盖起了一栋豪华的二层别墅。不仅如此,他还以村书记兼村主任的权利便利,圈占了一处养猪场。村民弄不明白,区区一个村干部,哪里来到那么多钱买楼建别墅?他巨大的财富从何而来???

  四、私卖村集体土地,把村集体财产中饱私囊不下账

  杨永义手里有了钱,胆子也越来越大,因为他深知有钱能使鬼推磨的道理。为了获取更大、更多的经济效益,杨永义将村东一片49.5亩的可耕田卖给了新泰市青云街道胡家沟一个叫苏刚的人作为个人开发公募使用。这块土地村民从苏刚口中得知,一共卖了113万元,他私卖这块土地村里的党员都不知道,也没有下到村里在镇里经管站的账目上。为了获得更大的财富,他将村里的大量土地卖给外村三户农民养羊、养鸡,有的圈建宅基、有的搞养殖种植大棚,有的栽树搞经济林开发,这些杨永义卖了多少钱,村民不得而知。杨永义私自拍卖了两处村里的学校,也有几十万的收入也塞入他自己的腰包。不仅杨永义自己带头拍卖村民的土地,他的五弟杨永生也跟着效仿,杨永生将自己承包的村土地卖给了张虎。收取拍卖费20000-26000元。村民赖以生存的土地,竟成了杨永义一家发家致富的财源。

  五、毁坏村里原有的水利工程  造假工程骗取国家扶助款

  杨永义不仅胆子大,欺骗手段也高人一筹。为了骗取国家水利助农款,想方设法把村里原有的水渠拆除掉,利用原有石料重新再建设水坝工程,再向上级申请、申报水利项目,骗取国家水利工程扶助款。在山岭上建储水池,打机井,全村建设了十几处储水池,除了他自己家门口的一个水池有水外,几乎都存不住水。

  自杨永义任职以来,20多年的时间里,上级部门扶贫给村里的各项扶贫款不知去向。

  六、18年村长账目从未公开 雇佣退休老会计造假账糊弄村民

  杨永义自任职书记兼村主任18年来,从没有向村民公开过一次账目,更别说张榜公布了。村里的大小事情都是他一人说了算,一手遮天,从不把村干部和村民放在眼里,也不按照村民议事日程办事。2019年,从上到下大抓反贪清账查账运动,他为了掩藏自己的违法行径,聘用了村里原在龙廷镇经管站退休干部王秀银帮助他造假账,时间长达45天。据王秀银自己说,是村里每天按40元钱的价格雇佣他。为了金钱,这个叫王秀银的会计专门为有问题的村造假账,哪个村里的村干部贪污的钱没法入账,都会邀请他去帮忙平账。18年来,村子里上千万的收入,都被村支部书记中饱私囊。上级拨付给了村里多少扶贫款?村民一概不知!真正的贫困户却享受不到救助款,而不需要救助的却享受着困难户的救助款。村民每年交纳的医保金,大部分都交到村里,可交了钱的个别村民却不给开收据,待到医疗报销的时候却报不了销,村干部这才慌了手脚,才去补办,生生的把农民交纳的医疗保险金给花了。(以村民刘伟元、刘振两家遭遇为例)。私自把村里的一处石料厂变卖,卖了1600万元;其三弟杨永生,把村里的土地霸占过去,村民的玉米都1米高了,给其铲除建起了粉渣晾晒厂;把一处村里的可耕地卖给本村搞楼盘开发。村里先后规划给村民60余户宅基地,每户村民都收费3000至30000元,所收款项不知去向………历数杨永义涉嫌犯罪的事实,真可为满架的葡萄,一嘟噜一嘟噜的。

  打击上访举报人  举报人差一点死在杨永义的猎枪下

  为了揭露杨永义涉黑、涉恶和霸占村妇,贪污村集体公款达上千万的犯罪事实。五名村民单独以实名举报的形式,先后向北京上访、到省、市里上访。因为杨永义有权、有势、有钱,每一次上访,和上访信督办都被杨永义摆平。因为村民不间断的上访,不仅让他得拿钱消灾,而且名誉也受到了损伤,因此,他把村里5名上访的人名列入射杀名单(巩振财、李学银、王道山、李学德、刘丙江)。曾在村大喇叭里警告上访他的村民,“你们告到哪里我都有人,黑道白道我通吃,不信你们试试,你们告我是拿着私钱花,我弄你们是拿着村里的钱办事,我就不信杆腿拗过大腿,你就是告到习近平哪里也白搭吊!”黑恶气焰嚣张至极!谁也没有想到他说道做到,这不,2020年10月13日,夜里22点30分左右,他雇佣凶犯手持猎枪。首先拿巩振财打开了一条射杀之路。把正在果园睡觉的巩振财头部开了两枪后仓皇而逃,举报人巩振财至今保留有当时遭猎枪射杀时,火药和铁砂子打穿的铝合金门窗和当时的血衣、血被。被枪杀的巩振财报案2个多月了,派出所弄了个嫌疑人假截图糊弄,至今巩振财头部还存有铁砂子和铁片。在北斗星上天,全市天眼遍布乡村的当今,一起雇凶枪杀举报人的案子竟然破不了,令人心寒和震惊!在习主席打黑除恶的高压态势下,竟然还有执法部门护黑,新泰市的黑恶势力盘踞多深,其背后的保护伞之大,观其案可见一斑!!!!!!!

  是谁在滥用职权,能李代桃僵视民如草芥?是谁给予了派出所民警把一个无辜的农民铐起来?是谁视法律无物?肆意践踏法律的尊严?公权力异化成私人的‘家法’,才是我们吓掉下巴的!!!

  对待将军堂村党支部书记雇凶杀人的恶行,上访人,将举报到底,直至举报到真相大白天下的那一天。上访人期待让射杀我凶手伏法的那一天让幕后者走出来,上访人相信,正义会迟到,但不会缺席,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中国人有句俗话:“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炉香”,当公权压倒弱势,正义无法伸张的时候,便是爆发的开始,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人性的软弱不是绝对的,而是相对的。人人都是一条命,人人都是个体,当维权的唯一通道被堵死的时候,一个66岁的老汉也会以命抵命。暴力与邪恶,可以掩盖一时,但永远无法掩盖一世!邪恶永远无法埋葬真相,枉法的权利不能永远掩盖正义!期盼上级有关部门的包青天能来新泰铲除杨永义背后的“根深蒂固的地方保护大伞”,让新泰市的黑恶势力再没有生存的土壤,上访人也翘首等待执法正义的到来??????!!!!!!

  上访人:山东省新泰市龙廷镇将军堂村

  巩振财   身份证号码:370920195402266073

  联系电话:17864865358

  附:各类证据,及村民联合告状手印。

新泰市将军堂村支部书记涉黑村霸令人胆颤

  上图为:上访人的被黑社会猎枪打头法医鉴定。证据一。

新泰市将军堂村支部书记涉黑村霸令人胆颤

  上图为:村民联合上访按下的手印。证据2.

新泰市将军堂村支部书记涉黑村霸令人胆颤

  上图为村民为铲除黑恶势力冒死按下的手印。证据3。

新泰市将军堂村支部书记涉黑村霸令人胆颤

  上图为将军唐村民为铲除以村书记杨永义为首的黑恶势力村民冒死按下的手印。证据4。

新泰市将军堂村支部书记涉黑村霸令人胆颤

  以上是上访人的真实身份及法律承诺。

新泰市将军堂村支部书记涉黑村霸令人胆颤

  以上是联名上访的身份证号码和联系方式。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