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企业新闻 > 正文 >

河南商丘养鸽企业家被判寻衅滋事疑云

2020年10月30日 13:33来源:京东商城手机版

“不要卖我的鸽子,等法院改判我无罪,我回来还要继续养”。

听到曹红伟通过律师传来的口信,家人又气又恼。在一审判决中,他的服刑截止日期是2025年2月18日。

时间回溯至2019年2月,河南养鸽企业家、商丘市睢阳区原人大代表曹红伟被指涉嫌多起犯罪被警方带走。被捕一年多来,曹红伟坚称自己是被冤枉的。

他的辩护律师通过证据梳理发现,曹红伟似乎并没有说谎,现有的证据完全不足以证明他被指控的违法犯罪事实。

睢阳检方在审查起诉阶段排除了警方指控的四项罪名、二十多项犯罪,只剩下了“口袋罪”——寻衅滋事罪。

在法庭上,律师为曹红伟做了无罪辩护,然而结果却不尽如人意。一审落定,六年刑期,这并不是曹红伟和其全家能够接受的结果。

曹红伟在上诉状中称,办案机关对证据的收集和对犯罪事实的认定完全违背了刑事诉讼法的规定——能够证明自己无罪、对自己有利的证据没有被依法收集和采信。

目前,该案已由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并进入二审程序。

口供和孤证定案

“寻衅滋事”

睢阳区检方指控,2008年到2018年间,曹红伟纠集十余人形成恶势力犯罪团伙,在开发建设房地产工程的过程中,强占土地、强迫拆迁、殴打辱骂他人、损毁财务等,其中直接涉及曹红伟的案件有17件。

辩护律师指出,本案绝大部分证据属于传来证据和言辞证据,不能认定案件事实,不能作为证据使用。拆迁由政府主导,是合法拆迁。曹红伟只是丰华置业聘用的总经理,并不全权代理经营管理该公司。曹红伟与本案中的其他人不认识、不熟悉,无法形成恶势力犯罪团伙。

今年9月20日,睢阳区法院下达一审判决,悉数认定了检方对曹红伟的指控。

通过梳理一审判决可以发现,给曹红伟定罪的主要依据是21份证人证言和14份被害人陈述,而物证与书证只有户籍证明、前科证明、聘书、现场和车辆照片等几份材料。

在曹红伟的犯罪行为认定中,有根据证人口供、孤证就定案的,也有证据相互矛盾就定罪的。

一审判决书中认定曹红伟被丰华置业公司聘为总经理后,在谷熟镇多征地20亩,与政府无关。然而对这多征的20亩地,办案机关始终没有提供任何实质证据。

律师在庭上指出,这所谓多征的20亩地,既没有明确权属,也没有明确范围,更没有涉及到被害人,只依靠一个证人的口供就定了罪,这完全违背了法律对证据的要求。

律师还指出,真正对曹红伟定罪起到指向性作用的大部分是被害人陈述等口供,物证与书证的证明效力并没有直接指向犯罪行为,证人证言与被害人陈述也存在多处不一致,甚至有些相互矛盾,无法形成证据链闭环。整起案件最终由口供和孤证定案,明显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的规定。

离奇而涉嫌违法的

证据认定

判决书显示,曹红伟被控的案件大多数发生在5到10年前,最早一起要追溯到12年前的一起口角纠纷——判决认定曹红伟2008年因口角纠纷对被害人程某科实施了辱骂和殴打。

认定这起犯罪的证据有四份:受害人陈述、曹红伟供述和两位证人证言。受害人称被曹红伟纠集众人辱骂、殴打、恐吓,而曹红伟称只是“打了他一巴掌”。两位现场证人作证称:“他俩用手朝对方打了几下,也没有啥伤,我们把他俩拉开就走了”“在争执中双方相互推搡了几下,随后被我们拉开了。”

然而,睢阳区法院却依据上述证据认定曹红伟存在辱骂、殴打的犯罪行为。

在所有曹红伟被控的案件中,有五起事件有报警处理,警方有出警记录和笔录,有五起案件有现场证人。曹红伟相信,报警记录和笔录足以证明自己的清白,在场的村干部也可以为他作证。然而,法庭并没有给曹红伟争辩的机会。

今日热点资讯